主页 >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新传密财经 >

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负债2亿:“马失前蹄”谁之祸?

  3年前的金燕或许不曾想过,“弹尽粮绝”这四个字会从自己口中说出,以这样残酷的方式。

  如今,她与建银文化的天价债务官司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面对即将来临的二审终审判决,“打官司的钱都是同学朋友借的,就这样还差一半。”最近,金燕缓交诉讼费的请求又被驳回。

  作为曾红极一时的影视文化公司,小马奔腾曾制作、投资过《历史的天空》、《甜蜜蜜》、《我的兄弟叫顺溜》、《龙门镖局》、《太平轮》、《武林外传》、《将爱情进行到底》、《黄金大劫案》、《匆匆那年》等多部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

  2014年1月2日,因其创始人李明突然离世,这家民营传媒公司开始陷入混乱,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金燕因先夫的对赌协议,被判承担2亿元的夫妻共同债务。而小马奔腾的几位股东需以6.35亿回购建银文化所持的15%股权。

  若小马奔腾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实现合格上市,则投资方有权在2013年12月31日后的任何时间,在符合当时法律要求的情况下,要求小马奔腾公司、甲方或甲方共同或任一方一次性收购其所持有限公司股权,且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一夜间,金燕从风光无限的老板娘,变成了背负2亿债务的遗孀。自称遗产只有100万的金燕,声嘶力竭的呼喊“我不是李明的附庸,凭什么要求我来偿还他的2亿债务”。

  而同一时间,为夫还债的,还有从420亿家财到刷卡只能刷2000元的甘薇。

  翻看甘薇的微博,曾经的她,生龙活虎,时不时就会晒一下泰迪姐妹团的靓照,生日送个祝福,转发点赞一个都不少,如今却再没有娱乐圈的大咖好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痕迹。

  1月3日,甘薇发长微博《一位妻子的内心独白》,文中对乐视的债务、贾跃亭回国等问题进行回应。她称,风暴来临,我必须站出来。将接受贾跃亭委托,负责国内的债务问题,并代贾跃亭向大家道歉。希望股民、媒体、政府、社会能够给他些时间和空间。

  耀眼夺目,却又如流星般迅速陨落。这一切,还要从2011年那笔刷新影视行业纪录的投资说起。

  小马奔腾完成了打破中国影视业记录的7.5亿元融资,估值30亿,领投方为建银文化。同时,小马奔腾与建银文化签署“IPO对赌”协议。

  小马奔腾管理层们通过个人关系在海外融资了2000万美元,向车峰筹资1500万美元,共同收购数字王国。

  小马奔腾宣布,公司董事李莉女士出任公司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金燕变更为李莉。

  死者已矣,按照法律的规定,金燕依然要替李明还2亿元,“赌”出来的债。不甘心是必然的,为此,她多次通过媒体发声,表达对判决的质疑。

  “女性本就属于婚姻中的,许多企业家的妻子并未参与公司决策和经营,却无端承受了丈夫错误决策的恶果,有冤无处诉。”

  在法庭上,她提交了自己独自在国外工作的证明、工资单、社保记录,提交了自己创办的个人独资的素食餐饮和食品公司的证明,证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与李明是有各自的事业和生活的。

  对着判决不理解的,不止金燕,还有无数的网友。一时间,对于“对赌协议”、“婚姻法解释24条”的议论和讨伐之声不绝于耳。

  每一个声音都折射出他们的害怕与担忧:金燕的遭遇,会不会在今后的某一个时刻以同样的姿态发生在自己身上?

  据《成都商报》的报道,判决归纳的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投资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二、对赌协议项下的债务是不是李明本人的债务?

  网友关注的问题也有两个:一、金燕并未签署《对赌协议》,是否应当担责?二、已故股东李明因对赌所形成的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对于夫妻共同债务,从现行的法律规范出发,一审法院的认定并无不当,但因本案债务数额巨大,造成公众对其合理性产生质疑,码王高手论坛,这也恰恰反映立应当源于实践,源于生活。

  所以,今天我们关注问题是:本案中,李明签署的“对赌协议”,在其死亡后继承人是否应当承担对赌债务?回答这个问题前需要先明确以下两个问题:

  根据“对赌协议”中的约定,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李明在签订“对赌协议”后,负有公司上市失败则承担按投资方要求回购股权的责任。截至2013年12月31日,小马奔腾未能上市,自2014年1月1日起,建银投资公司有权要求小马奔腾公司、李氏三兄妹共同或任一方一次性收购其所持有限公司股权。而李明去世于2014年1月2日,故在其去世前,已经确定建银投资有权要求李明承担对赌协议项下的回购义务。

  投资人建银投资公司拥有的实际上是一种选择权,既可以选择继续持有股权,也可以选择在任意时间要求甲方回购股权。在李明去世的2014年1月2日,建银投资公司尚未行使选择权,而继承已经发生,股权已经易主,建银投资的合同相对人已经没有了民事主体资格。若建银投资公司选择继续持有股权,则本案无从发生。只有当建银投资公司作出明确选择并告知原合同相对人李明时,回购义务才能成立;李明去世后,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事实上看,一个已经死亡的人都不可能再对他人形成新的债务或者权利。

  也有人从《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八条说事,该条第二款规定:“债权是因合同、侵权行为、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以及法律的其他规定, 权利人请求特定义务人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其认为我们要把目光锁定在“为或不为一定行为”中的“一定”这个词上。“一定”,我们可以解释或者替换为“具体的”、“确定的”、“特定的”等词语。因建银投资公司的“两种选择”的不确定性不能满足《民法总则》的“一定”的要求,从而得出在建银投资公司提出回购请求(2014年10月31日提出仲裁申请)前,该对赌债务尚未确定,李明及其继承人因此不负有回购义务。

  首先,“对赌协议”的债务在2013年12月31日即已确定。根据《民法总则》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为或不为一定行为,具体到本案中,即建银投资公司有权要求李明及其姐妹回购或不回购股权,回购是本案的“一定”行为,而为或不为的选择权在于建银投资公司,不能因为建银投资公司尚未行使选择权而否认对赌债务的确定性。

  其次,因仲裁的不公开性,虽未见仲裁裁决书,但仲裁裁决李明的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责任,表明仲裁庭也认可李明对建银投资公司所负的对赌债务是确定的。

  其实本案的案情并不复杂:即合同一方主体死亡,合同效力是否归于终止?相对方如何维权?

  由此可知,当事人一方死亡并不是法定的合同终止的情形。当然,“法不禁止即自由”,当事人可在订立合同时约定,合同一方死亡即告终止。

  一是财产性质的合同。一方当事人死亡的,合同效力并不当然终止,死亡的一方当事人有继承人的话,继承人继承合同的财产权利则应继续履行合同义务,继承人不原意继承的话,合同终止;

  二是具有人身依附性的合同。一方当事人死亡的,合同效力自然终止。因为这类合同的签订,一般都是一方当事人基于对另一方当事人本人具有的经验、能力,甚至是个人品格的信任。(依据《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这类合同依合同性质属于不可转让的合同,合同的权利义务应该随着合同主体的死亡而自然终止。)

  一是财产性质的合同。一方当事人死亡的,合同效力并不当然终止,死亡的一方当事人有继承人的话,继承人继承合同的财产权利则应继续履行合同义务,继承人不原意继承的话,合同终止;

  二是具有人身依附性的合同。一方当事人死亡的,合同效力自然终止。因为这类合同的签订,一般都是一方当事人基于对另一方当事人本人具有的经验、能力,甚至是个人品格的信任。(依据《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这类合同依合同性质属于不可转让的合同,合同的权利义务应该随着合同主体的死亡而自然终止。)

  “对赌协议”的一方必须是公司的股东,股东资格具有人身属性,但,股权可以依法转让的,也就是说只要拥有小马奔腾的股东资格,不是李明,也会有王明、赵明来承担对赌的债务。由于无法看到该“对赌协议”全文,我们只能列出两种猜测:

  猜测1:在“对赌协议”中明确约定李明及其姐妹不得将所持股权或“对赌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对外转让。

  猜测1:在“对赌协议”中明确约定李明及其姐妹不得将所持股权或“对赌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对外转让。

  这种情况就是《合同法》第七十九条所规定的“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说白了就是投资人要求,承担对赌义务的人必须是李明及其姐妹,不能是任何其他第三方。这时“对赌协议”就具有人身依附性,如对赌协议履行期尚未届满,李明死亡后,其在对赌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应当一并终止。

  此时,“对赌协议”便不具有人身依附性,如对赌协议尚未到期,继承李明股权的继承人继续承担对赌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

  综上,李明死亡时已负对赌协议项下回购义务,继承人应当在继承的遗产范围内承担回购股权并支付回购款的义务。

  “因缘假和,堆积必倒。”这是金燕发在朋友圈的一句话,也可以看做是小马奔腾悲剧的一个注脚。

  曾经光芒万丈的企业家老公突然去世,如今公司惨遭拍卖,自己还要承担上亿对赌债务,金燕的日子并不好过。

  婚姻法司法第24条,清清楚楚写道: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意思就是,即使当时在对赌协议上签字的只有丈夫一个人的签字,但婚姻法就是按照公共债务给你判定。

  这不,甘薇被“下周回国”的贾跃亭推到了台前。这不,刘涛4年接25部戏为夫还债。这不,大S刚做完月子就频繁出席各种通告。

  根据《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规定,夫妻共同债务主要是这些:

  1、婚前一方借款购置的财产已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为购置这些财产所负的债务;

  企业家可以通过赠与方式在重要家庭成员(如父母、子女等)之间做好一定的财产配置,这样即便出现债务风险,债权人也无法直接要求父母或子女来偿还债务。所谓鸡蛋不放在一个篮筐里,就是这个道理。

  企业家可以提前投保有大额寿险保单,其身故赔偿金直接归受益人所有。因为该身故赔偿金依法不作为其遗产,也就免去了替被保险人偿还债务之风险。

  另外,在进行重大融资行为之前可以提前设立家族信托(境内信托或离岸信托),将一部分资产放入信托,将需要其照顾的父母、配偶和子女等人作为受益人。在此安排下,债权人无法强制执行信托财产。

  种种另辟蹊径的方法都是不得已为之,均是治标不治本,好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修改完善已被提上日程。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小马奔腾遭拍卖神秘“接盘侠”

国际教育十八载绅士淑女报春来

小马奔腾创始人突然去世其妻子

广东小马奔腾教育董事长马贺南

47岁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突发病